当前位置: 主页 > 生肖买马资料 > 内容

共享”不是借口自的版权不容

时间:2017-06-07 04:5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世界产权日当天,今日头条突然就成了众矢之的,腾讯、搜狐同时起诉到法院要求前者赔偿,随后今日头条立即发起反诉。现在南方日报也通过自家的微信号发出了追讨书。

  这件事出来以后,有人在普及版权专利的概念知识;有人在强调新闻没有版权的;还有人在思考,怎么突然就多了版权这个麻烦事;当然,也有一群人在说:就自的破水准,还要版权?不都是抄的吗?

  毕竟大家免费在互联网上玩了这么多年,突然什么东西都要版权,顺着杆什么都要收费,突然一股“我很穷”的苍凉涌上心来,很是难受!

  再一看国内外,到处喊着“共享经济”“免费互联网”“知识共享”,许多人立马斩钉截铁的亮明态度:版权是落后的产物,是别人想坑我钱!

  其实国际上一直有“知识共享(CreativeCommons,简称CC)”组织存在,“知识共享”的在与:世界上所有的知识都是人类智慧的精华,不应该用收费的方式被少两人占有,而是免费共享给全人类。

  这里说的知识指的是客观的理理研究资料,人类表达个人情感态度情绪的文章内容,是不包括在内。

  激进的“知识共享”认为全世界的知识研究都应该被公开分享,甚至包括一些技术专利。2013年去世美国计算机天才亚伦施沃茨,就是“知识共享”的坚定者。

  亚伦施沃茨不仅是计算机GNU开源世界中的一员,还实打实为整个开源社区贡献了大量的技术,推动了整个网络世界的发展。但亚伦施沃茨并不满足于此,他开始将眼光瞄向了专利版权世界,并坚定的认为这些知识研究、甚至是所有人类研究结晶也都应该是免费的。

  在经历了多次创业之后,为了“知识共享”的进步发展,他成立了非营利性行动组织 Demand Progress,来呼吁人们监督议员。并成功了将会隐私权的《网络盗版法案》通过。

  同时他为了进一步实践自己的抱负,利用自己的技术能力进入麻省理工学院的内网配线柜,下载了大量学术资料期刊文章,并放在互联网上进行免费共享。

  2011年就在明年!“猴年马月”并非遥遥无期 亚伦施沃茨被。在经历了漫长的谈判过程后, 亚伦施沃茨在2013年1月被发现自缢身亡。

  这是一个激进的美国“知识共享”信徒的做法。努力完善一个社会概念,从社群法律入手进行,已找到更可行的方法。当然也因为克制不住自己的激进,违反法律最终付出了生命。

  这么对比下来,国内人好像都是“知识共享”者,因为国人总觉得所有的知识资料都必须免费,毕竟咱们有幸经历了十几年版权的互联网时代。

  但国人却不是真正的“知识共享”者,大家只是利益,认为白给的东西最好而已。否则免费共享了这么多年的中国互联网,怎么会在“免费共享”的规则制度上没有任何建树?

  即便是激进如亚伦施沃茨,也只是说知识研究甚至于专利技术是应该共享的,他没有说别人的劳动是应该免费共享的。他在工作的时候,一直享有自己的利益报酬。他声张的“知识共享”,也只是相关知识专利的免费使用权,而不是价值所有权。

  亚伦施沃茨没有说利用专利知识通过劳动打造出的产品应该免费,他自己本人也一直享受着利用知识劳作获得报酬与名誉。

  总的来说,“知识共享”只是一个自主免费学习的,不是免费;我们辛苦劳作的版权是商品,是没有任何理由必须免费的。

  版权(CopyRight)是人们劳动的,所以必须受到。只不过版权内容中,那些知识、新闻、事实部分,是人类共同的智慧,可以摘取下来免费供人分享。但完整的版权内容中,包括了作者的前期构思、逻辑梳理、分析、易读性优化等等,这些都是作者辛苦劳作的,怎么可能是没有版权、免费使用的呢?

  更可恶的是,某些盗版团体直接将作者的资料一并抹去,署上自己的名字。这就是无底线的违法犯罪,如果署上作者资料、标章来源再转载,这在某些法律行政条文里还属于事件。

  我们日常在互联网上看到的这些评论文章,他们的作者有一个统一的称号家。

  无论他们知识水平高低,无论他们站在什么立场,无论他们发表什么样的评论,他们都是家。这些内容都不是什么真理,也没有严格的支撑,他们代表了一部分群体的困境所产生的意识与。

  对于大部分普通用户来说,我们从互联网上获取的文章新闻内容,看起来没有任何用,都只是娱乐消遣,也不是重大知识研究突破。甚至有些内容里有大量的错别字与事实错误,基础的勘误都做不到。

  但其实,真正意义上的知识是没有版权的,因为他们是人类共同的智慧结晶,属于人类共有的财富,是应该免费共享的。而只有展现个人独特的思维意识、认知逻辑的内容,才是私人财产,属于劳动具有版权性质。

  所以,许多刊物平台,都喜欢写一堆突出个人看法的文章内容评论,写一些社评、网评、主编评论,因为这些才是有版权的。

  这些集中涌现的意识与,展现的是这个社会所有人共同的问题,是我们个人完善价值观的参考案例,是发现社会问题的真实样本。

  家不能被取代,只是我们一直以来过于纠结真与假、对与错、真理与,所以我们总是喜欢抓住家们不够严谨容易出错的软肋来讨论。

  但任何事物都能找到一个角度来说明他是错的,世界上没有任何真正的真理。这是一个成年人应该接受并明白的道理,而不是拿着这个逻辑悖论来看别人笑话。

  现在对于整个互联网行业,整个传媒行业来说,最大的问题在于:如何竖起职业素养的标杆,吸引并帮助从业人员写出符合大家、现实的文章,并一直朝着这个方向。

  上个月,引起整个互联网讨论的《我是范雨素》,虽然写作技巧不足,但是很直白的写出了自己的想法与现实,人们发现自己在现实中也是这么想的!还顺便解开了心里的许多结,确定了自己生活目标。

  因为国内的意识形态已经有几十年的时间没有进行统一了。大家都不知道别人到底在想什么?别人也说不清自己在想什么?

  在国内,距今为止最近一次意识大讨论,已经有37年的时间了。1980年,《中国青年报》刊发的读者来信潘晓来信《人生的呵,怎么越走越窄》,引起了当时国内大部分青年进行人生观价值观讨论。并确立了“人应该学会”“努力奋斗”两个统一的价值观念。

  可是至今已经过去37年了,无论《》还是《焦点》,亦或者是《》《中国》,每年做出来的典型人物思考,从未跳出“努力奋斗”的框架,而更的综艺节目展现出的“人应该学会”的价值观念,也是几十年如一日没有改变过。

  可是,家们缺位了。这么多年,传媒人们只能计较鸡毛蒜皮,调侃一下丈母娘,连一句“女权”都不敢直起身板,大大方方的讨论。没能给出任何有力的、能引起大范围共鸣的意识。

  我们现在面对的意识形态过于混乱、不成体系,也未能深入各行各业形成自下而上的长久激励作用。这是我们觉得自人的太水、明星艺人的作品没意义等等,属于下三滥上不了台面的核心原因因为他们好像给不了我们任何利益。

  可是,这磨灭不了他们的核心价值他们展示的是这个社会具有代表性的意识形态,是一种生动的历史记录。

  如果我们希望我们的社会能逐渐进步,就必须重视这些评论家、自、传媒甚至是地摊传媒的价值。只有给予重视他们的利益,才能洗牌出更加深度专业的内容,才能提高整个社会的文学知识素养,才能带领全民认识到自己的一个意识都是有价值的。

  而现在,大众一直在跟着趋势造势获利。我们早已弄不清什么是随大流,什么是我们个人的价值?现实告诉我们的是:只要顺着的口舌走,看准形势踩两脚就有可能获暴利美联航“巨兔毕命案”:赔偿主人后 买家也索赔

  所以跟着走是最占便宜最有价值的事,谁还会关心别人在困惑中产生的想法?谁会关心这些想法的价值?

  国内的版权市场一直不太成熟,处于弱势地位。受控于强势渠道方的压榨,著作权人难以争取自己应有的名利。而每每遇到这样的事情,就会有各种不明身份的人跳出来说:“你这是想出名!”“你这已经出名了还要钱!”

  放屁!你以为码字的都是动物园的大马猴啊?无偿奉献给你们逗乐解闷的?出名了就是让你们随便耍还不要钱的?

  出这点小名不算名气,市场每年能容纳出名的人少之又少,出名的人也没有理由让作者写手们利益过上乞丐的生活。

  而且版权内容还要面临强势渠道商们的压榨,渠道商掌控者所有标准与利润666637开奖结果开奖结果资料开奖记录查询等大型综合买马新闻文字写手作者自们并不是渠道商们的正式员工,你永远不知道你的版权作品是否被录用,你也难以与渠道商理论你是否为其创造价值。

  在互联网兴起之前,我们还能通过信箱,新三板挂牌公司突破11000家,然后被编辑们审稿加工确认价值刊载,最后我们收到从信封邮回来的不菲稿费。而作者、作家也是人人羡慕的历史最为悠久的职业者。

  互联网兴起之后,信件邮寄的方式过于低效,我们开始直接用邮箱、在贴吧论坛博客里,发表自己产生的各种各样内容,然后被各大渠道编辑们审核、发现价值之后采用。由于在互联网上生产的内容,带有社交娱乐的性质,再加上质量问题,这些内容的价值与版权性质遭受了巨大的质疑。

  但,这些内容还是有版权的。这些内容展示了不同历史时代地域下人们意识形态的样本,这些内容都是拥有自己的价值的!

  那些阅读了这些内容,然后彻底否定他们的价值,还要恨不得完全的作为,就好像买春之后说自己没爽不给钱一样,是极其的。

  去年开始火起来的“知识经济”被认为有可能引发全新一轮国人意识统一,可惜的是,关于知识的商业意识是了。就像1991年点子大王火了之后,全国各地的培训班顺势而起,可是跟国人意识、文化素质提高还相去甚远。

  在互联网、论坛、微博、自接连雄起的时候,一代又一代的人纷纷表示全民、意识的机会来了!

  可是我们看到的却是小范围内的偏激意识,性意识的到来,以及全新商业意识的。关于全民的一场自下而上的价值观讨论、、统一,至今未有且遥遥无期没有保障。

  现在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智能手机人人一部,自红破半边天,知识经济又接踵而至。按理说更容易产生更为彻底的全民,但是因为传媒行业被严重冲击,导致引导全面意识的评论家们完全缺位。

  现在的行业,能够提起/自版权的话题,说明已经进步不少。但这还远远不够,各大渠道平台更应该做的是:完善平台服务,用创新的规则帮助评论家们,人应有的素养。

  而现有的渠道平台,越来越朝向兴趣推荐、个性推荐的娱乐化方向发展,完全偏离了应有的“现场”“事实”“人物”“观点”“数字”等等产品,这样的产品分类才能激发出更有思考性质的内容。这些内容就点到为止,小新不再多谈。

相关推荐